2009/03/18

::225 The wall,小Case:: - by 明憲

每次演出前唯一不用練習的高難度動作,就是拿著飯盒和筷子緊張的不停地發抖,碰捧小妹愛的大犧牲,把唯一的飯盒給了我,結果我只吃兩口,真是對不起。吃不下,就先去看愛的大香蕉綵排好了,靠....貝斯手麥基還是一樣又強又帥,聲音、動作像催狂魔似的襲捲而來,天那....我這小咖只能無助地含著已經微酸的兩口便當,抱著我的紙漿製貝斯....,真希望裡面的是冥紙紙漿,可以來點安魂鎮邪的效果啊....。

換我們彩排的時候,聲音一直喬不定幾乎要了我的命,對我來說,成功的一半,一定要有好的開始,坐在鼓手丘的木華一直要我轉大聲一點、轉大聲一點,豎著一根食指像暗號似的,整個彩排就是對著我一直往上推、一直往上推,更白爛的是,每當我音量往右轉一格,他就滿心歡喜的比了一個””給我........囧,真的假的啦,一定要玩這麼大嗎大哥....彈錯怎麼辦?? 你知道樓上的休息室跟台下有誰嗎,今晚我們一起搞低調嘛,好不好....。

折騰了一個小時多之後,噙著淚下台結束綵排,好有禮貌的小君很嗨的幫我打氣:”明憲!! 加油!! 貝斯聲音超大超明顯的啦,連彈錯都聽的一清二楚喔!!”,靠北~~~~,這到底是要怎樣....壓力已經夠大啦,妳這樣”ㄑㄧㄡ”,我真的爆漿了啊小君大人........嗚....”老闆,剛剛那段我可以投錢重玩一次嗎....T_T”。

快八點了,全身都是漿的我站在台上,站在最旁邊往右邊看去,看到我們站在黑色布幕後面準備倒數的樣子,藍色、黃色的光影、乾冰的煙;地上超多的、凌亂的導線構築出一種讓人想連續按下快門的畫面,不幸的是,我剛好沒有相機,所以只好不停的眨眼過乾癮....(有相機的純宜妹妹,我要妳拍的片)。當你是一根準備被發射的火箭的時候,倒數的信息真是一點都不讓人開心,發射台上瀰漫著一種屁股即將爆炸的詭異氣氛,據小君所述,我們的臉都是青綠色的....,嗯,我想還有顏色已經算是件好事。

超緊張的布幕快拉開的時候…,我想起我和貝斯老師曾經有過的一段............話:”大師....,當你在台上的時候,你都會注意些甚麼....”,”施主....至少已經練習了一百次,剩下的,就是把所有的情緒全投進去吧....””(大心)喔....,大師........”,”(默)施主........”,”(貼)大師~~~~””施主............(推開),我們還是繼續上課吧....”。聽老師的話,單純的投注了所有情緒之後,發現我僵硬的指尖緩緩的融化,隨著布幕的拉開,我慢慢的有了"人B一體"的感覺(B : BASS),音符可以緩緩的流出,微笑也不再感覺勉強。

事情慢慢的顯得輕鬆有趣,台下觀眾開心的笑容,感覺對我們很有信心,表情像是在說:”用心的演出吧,今晚可以赦免你所有彈爛的罪。”,是啊,小君最後補充的也很有道理啊:”放心吧,沒幾個人知道那是貝斯彈錯,沒有人在乎你的貝斯。”,是啊..幹,盡情的玩樂吧,一如往常的帶嗨他們吧,台下拿板子加油的學弟妹,無雙姐姐林強哥,北投的果汁站起來搖的大家,”一起青春的濕掉吧!!”,人生就是一連串的無所謂啊~~

熱鬧的結束之後握了很多雙溫熱的手,也說了很多的謝謝,感覺很多人分享了我們一塊快樂的蛋糕離開,事實上我們的快樂也已經分享到了日本一篇網誌。但令人遺憾的是,聽說黑皮組的同學因為觀眾人太多無法進場....,黑皮組的同學是很有能力又很樂觀搞笑的一群,令人印象深刻,非常謝謝他們,這次的活動如果沒有他們,Staycool要在the wall演出,可能要再遞延個幾年,應該把小組所有同學的名子,像蓋媽祖廟一樣深深、深深的刻在團長品先的鼓上作紀念。愧歉他們這麼多,我除了希望有機會可以再一起玩之外,之後的3/13慶功宴,向一人乾掉一整瓶酒致敬,也是一定要的啊!! XD


明憲 2009 / 3 / 1

4 回應:

史丹利同學 提到...

3/13慶功宴,向一人乾掉一整瓶酒致敬,也是一定要的啊!!

這段話
哪裡怪怪的
怎麼有點放馬後砲的感覺?

還是希望今年至少會是木頭的bass

明憲 提到...

哈,這整篇都是昨天晚上寫的,小梗一支請笑納。

鼓是要不要拿出來給大家刻。

盲腸流湯 提到...

宜妹妹,我也要妳拍的片...


請問這個網誌有"我要檢舉"功能按鈕嗎
我要按!

誰的筆電不會當機啊!!! 提到...

找不到吧。

因為那個功能被我拿掉了。

直接寫信到staycool信箱檢舉吧。

造訪人次

STAYCOOL © 2009. Template by Dicas Blogger.

TOPO